Site Overlay

抖音av

光是凝视着那些巨大的、歪歪斜斜堆砌在墙边上的肖像画,酒儿就感到一股奇异的阴寒从脊背处缓缓升起。

她感觉到自己的意识仿佛浸在水中,难以呼吸。又感觉周围的空气逐渐变得灼热……就像是自己正在被什么东西炖煮一般。

在强烈的不安之下,她身的骨骼都在嘎吱作响。就像是被磁铁吸引的铁条一般,想要破体而出、投向那些巨大的油画。

“……饿……”

“我想……”

“绝对……停下……”

“……逃……立刻……”

在灼热的空气中,酒儿听到了细碎的低语声。

仿佛有很多个人同时在小声的对自己讲话,因此反而什么都听不见。

“如何?”

阿莫斯清晰无比的声音在酒儿身后响起。

在听到那声音的瞬间,酒儿便从幻觉中瞬间清醒了过来。

秀美李宝儿温暖笑容十足迷人

就在那短短一瞬的幻觉中,她注意到自己的侵蚀度无声无息的上升了3%。

“这里你得过个灵感。好的,再做个三切克,你掉了三点san值。”

“等等,这里是每个人在看到这幅画都要涨侵蚀度吗?那这不是每轮必涨侵蚀度吗?这个关卡好特么危险啊?!”

“不,我觉得应该是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会涨……也可能不会涨吧。”

“只有我没感觉到这画哪里恐怖吗……”

“有一说一,其实我也……”

看到酒儿看幅画就涨了侵蚀度,在外面围观的玩家们便纷纷炸开了锅,一行行弹幕不停歇的发了出来。

……一群混蛋。

你们就是欺负我现在不能和你们有素质的互动……

看着一群嘲笑自己的弹幕飘过来,酒儿恨的牙痒痒。

她已经下定决心。

不管怎么样只要自己能活着出去,骗也得把他们都骗进来!

这直播根本无法传递她刚才的恐惧……

得让他们都来看一眼这幅画!

酒儿相信如果他们也涨了侵蚀度,一定也会帮忙把其他人忽悠进来的……

她一边在心里碎碎念,一边低声回答道:“非常……非常震撼。”

“不错,你还会用震撼这个词……”

阿莫斯有些意外。

他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显然,这位流浪汉丝毫不掺杂恭维之心、也没有任何装作模样的真心评价,让他感到了分外愉悦。

他走到酒儿面前,随口问道:“你的名字是什么?”

“……艾米斯,我叫艾米斯。”

酒儿忍耐着还未散尽的恶心感,回忆了一下开口答道。

还好时间不长。

虽然被打了个岔,但酒儿还能记得住“自己”的名字。

“那么好,艾米斯。在画框前站好。”

阿莫斯低声说道,声音沉稳而自信:“我将会让你……名扬天下。”

他说罢,扶着这位流浪汉的肩膀,推着他往前走了两步。

酒儿隐约间,仿佛感觉到某幅画中的人,灼热的呼吸喷在了自己脸上。

于是只见这位流浪汉一个激灵,打量着这面墙。但这时他又偏偏感觉不到那股灼热的鼻息了。

在这由至少十七八幅大小不同的肖像画组成的墙前,它的右下角反而是一副空画框。

不,严格来说……应该称为“黑画框”。

那画框中,并非是涂的黑的画纸。

而是预先画好的、像是墙角的阴影一般的底稿。它刚刚摆在墙角,就如同这里不是一幅画……而是通往深渊的漆黑大门一般。

换句话来说。

就像是这画框中,原本放这一副肖像画……

而里面的人逃走了一样。

“你就站在这里,艾米斯。”

阿莫斯说着,将酒儿身后黑画框取出。

酒儿注意到,反倒是在抽出了画框之后……这幅涂满了阴影的画框后面,才显露出真正漆黑无光的墙壁。

那像是被碳熏成的黑色一样。

那股怪异的、不匀称的、深不见底的漆黑,让人感到有些毛骨悚然……

随后,阿莫斯将画框放在了前面不远处的架子上。

他又大步走了回来,扶着酒儿的身体,摆出了一个微微佝偻着身子,努力向前张望的姿势。

之后阿莫斯退后上下打量了一番,还是有些不满的咂了咂嘴。

他又思索片刻,从附近的墙边上,取出了一个空着的、用来防止画框的空架子。

“你伸一只手,扶着这个架子对。另一只手微微蜷缩,要有那种胆怯的感觉……微微抬些头,像是往里面张望。你想象,你正扶着一个人的窗户,往里面看”

阿莫斯向酒儿仔细的讲解着。

听到这里,酒儿就已经明白了阿莫斯想要什么样的动作。

就是那种,扶着透明的玻璃橱窗往玩具店里张望的熊孩子的感觉。

见到酒儿的新姿势,阿莫斯眼前一亮:“对!就是这样你别动啊,维持一下姿势……想象一下,你很饿。而窗户里面是别人家刚做好的,热腾腾的饭菜……”

说着,阿莫斯便很快的开始了绘画。

但接下来发生的事。

就与流浪的孩子直播中演示的,“第三层”的绘画完不同……

酒儿原本以为,这只是一个考验耐力的关卡。只要自己保持这个动作一动不动既可以了。

但在阿莫斯开始正式绘画之后……

她就明显感觉到了强烈的不适。

她想要移动,但身体被禁锢着,根本动弹不了。

弹幕君们也渐渐意识到了不对。

因为酒儿扮演着的这个流浪汉,动作突然开始变得越来越真实……就像是真的有这么一位十分饥饿的流浪汉,伏在他人的窗边、像里面张望一样。

那并非是“演技”所能完成的范畴。

甚至不再像是一个真正的流浪汉。

因为真正的流浪汉,脸上绝不会有如此清晰的情感那股胆怯、饥饿、贪婪与恶意的混杂,更想是只存在于绘画艺术中的,近乎抽象的流浪汉形象……

而在观众们的视角中,他们能清晰的看到,阿莫斯手中的画飞速完成。

简直就像是打印机一样。没有任何犹豫、也没有涂改,飞快的不断的绘画着……如同不是照着一个形象在绘画,而是将自己脑海中早已形成的形象具现到现实一般。

弹幕们已然为他的艺术而惊叹。

安南之前是见识过,阿莫斯为艾蕾绘制的肖像画的。

但这些玩家们显然是没有看到过……

而如今,阿莫斯绘制的这幅流浪汉的画,其绝妙程度更胜艾蕾的那幅肖像画。

而在肖像画逐渐成型的时候,酒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依然不能行动,意识逐渐模糊,眼前的一切都被拉长。

就在这时,她听到了阿莫斯的温暖而轻柔的低语声在自己耳边响起:

“你……

“现在开始饿了吗?”

下一刻,酒儿毫无预兆的失去了意识。